想知朋友在想甚麼?加入Go123Go吧!

探索樂趣

Go123Go的會員每日都在發掘身邊最有趣的事物,用文字和影像向全世界分享。有些會員正在討論一本你從來沒有看過的書籍,有些會員又會分享一部即將上映的電影、一個新的網站,和一些你從來都沒有接觸過的事物。要第一時間知道其他人這一分鐘在想甚麼事情,最好的方法就是透過標籤去擴闊你的視野!

穆阿邁爾·卡達菲

Leon Leung Tink

分數:537

加留意

  • 4
  • 2011-10-24

    幾生動趣致嘅卡達菲惡搞畫像。

穆阿邁爾·卡達菲

上班這件事

分數:974

加留意

  • 0
  • 2011-09-27

    【亂葬崗埋1700囚證卡達菲濫殺】
    利比亞革命軍繼續追捕狂人卡達菲之際,首都的黎波里一個估計埋有逾一千七百人的亂葬崗出土,骸骨相信屬於一九九六年時被卡達菲濫殺的一批政治犯。千人塚曝光,不但成為卡達菲暴政下的屠殺罪證,利比亞人等待多年的真相亦告大白。

    利比亞國家過渡委員會前日表示,他們在的黎波里阿布薩利姆監獄(Abu Salim)外的沙土下,發現這個極其龐大的亂葬崗,並在表層泥土找到大量骨頭和衣服碎布。

    隱瞞開槍鎮壓事實
    當局已成立小組調查,其中一員法爾賈尼表示,人骨散落半徑達一百米的土地,更指卡達菲部隊曾向屍首淋酸液,企圖毀屍滅迹。正式挖掘現時尚未開始,但因骸骨數量龐大,委員會正尋求國際組織協助辨認。

    阿布薩利姆監獄九六年時有一批囚犯抗議獄中待遇,被守衞開槍射殺鎮壓,死者大部分是反卡達菲的政治犯,包括回教教士和學生。多年來卡達菲政府一直對家屬隱瞞事實,又不准他們到訪監獄。直至其中一名獄警爆料及有人權組織介入調查,事件才曝光,委員會相信骸骨屬於該批死者。卡達菲否認有這場大屠殺,卻試圖向家屬賠償以作掩口費。

    今年二月,一名代表被殺囚犯家屬的律師遭監禁,引爆示威浪潮,掀起利比亞革命。軍方發言人謝里夫指發現亂葬崗不但對革命具象徵意義,亦解開家屬心結:「我們發現了利比亞人等待多年的真相。」賽義德相信兒子在大屠殺中死亡,政府卻指他病逝,卻從沒歸還遺體。她稱多年來就是等這個答案:「知他葬身何處,我感安慰。」

    卡達菲仍然下落不明
    卡達菲雖然下落不明,但其部隊仍然和革命軍激戰。卡達菲的家鄉蘇爾特已被包圍,北約連續三日進行空襲狂轟。革命軍在賽卜哈和瓦丹附近地區發現懷疑國際禁止的武器,正尋求專家協助處理。阿爾及利亞媒體則報道,早前入境阿爾及利亞的卡達菲八名家人前日已離開該國,前往埃及開羅,當中或包括卡達菲女兒艾莎。

    原文網址: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10927/00180_001.html

穆阿邁爾·卡達菲

單翟宅

分數:976

加留意

  • 0
  • 2011-08-31

    【狂人妻兒四人逃阿爾及利亞】
    利比亞的鄰國阿爾及利亞政府證實,利比亞領袖卡達菲的妻子薩菲婭(Safiya)、一名女兒、兩名兒子和他們的孩子,周一越過邊界逃入阿爾及利亞境內,但卡達菲本人仍然行蹤不明。阿爾及利亞政府同意讓他們入境,但只是過境性質,以便安排他們前往第三個國家。

      自從利比亞革命軍攻入首都的黎波里後,雖然卡達菲和他的次子賽義夫多次發表講話,號召民眾反抗到底,但他的家人大舉逃離利比亞,顯示卡達菲的確大勢已去,其處境愈來愈危急。 

      阿爾及利亞外交部周一發表聲明稱:「卡達菲的妻子薩菲婭、女兒艾莎(Aisha)、兩名兒子漢尼巴爾(Hannibal)和穆罕默德(Mohammed),聯同他們一批孩子於早上八時四十五分,越過阿爾及利亞與利比亞邊界,進入阿爾及利亞境內。」

      阿爾及利亞《日出報》報道,卡達菲家人及侍從一行三十一人,乘坐七輛越野車自利比亞西部經廷阿勒庫姆陸路邊境口岸,進入阿爾及利亞境內。

      據報他們周一獲批准入境是因為艾莎已有九個月身孕,情況危急。艾莎在周二誕下了一名女嬰。阿爾及利亞已把今次事件通報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安理會及利比亞革命軍領袖賈布里勒。

      在持續六個月的利比亞反政府示威浪潮中,阿爾及利亞一直保持中立,至今仍未正式承認由反對派成立的國家過渡委員會。國家過渡委員會指責阿爾及利亞收容卡達菲的家人,是一種敵對行為。

      利比亞反對派「全國過渡委員會」表示,將向阿爾及利亞政府提出引渡卡達菲家人的要求,以便利比亞法院對他們進行審判。

      革命軍發言人說:「我們不歡迎也不明白其他國家為何要包庇他們。我們向鄰國保證,希望與它們建立更好的關係,但我們也下定決心,要拘捕和審訊卡達菲本人及他的家人。」

      艾莎是卡達菲唯一的女兒,被稱為利比亞第一公主。面容姣好、身材惹火的她,是卡達菲最寵愛的孩子。穆罕默德是卡達菲的大兒子,為其前妻法蒂赫所生。脾氣暴躁的漢尼巴爾是卡達菲的五子,曾於二○○八年被控攻擊兩名僕人,在日內瓦被捕。

      另外,利比亞革命軍周一聲稱,他們幾乎肯定卡達菲的幼子哈米斯(Khamis)和他的情報首長塞努西,上周六在首都的黎波里附近一場戰鬥中重傷不治。

    原文網址:http://www.singtao.com/yesterday/int/0831bo01.html

穆阿邁爾·卡達菲

時光寫真館

分數:779

加留意

  • 1
  • 2011-08-30

    【美艷少女兵認殺11革命軍】
    首先進入眼簾的是粉紅色頭巾下的一雙棕色大眼睛和玫瑰花蕾般的雙唇,接你會注意到她一雙瘀傷的腳被腳鐐鎖在病上。十九歲的尼斯林是個美少女,但也是利比亞狂人卡達菲手下的劊子手,她在被捕後承認曾親手槍決十一名革命軍囚犯。

      尼斯林(Nisreen Mansour al Forgani)正在的黎波里馬蒂加軍事醫院的羈留病房等待審判,她接受英國《每日郵報》採訪時承認,曾在三天內近距離槍決十一名疑為革命軍的囚犯。她說:「我被帶到一個房間,還配備AK47步槍,我殺死一個,他們就會帶第二個進來,新來的人會被地上的屍體嚇倒,然後我會向他開槍,距離只有一米左右。」

      「房間內還有三名帶槍的卡達菲支持者,他們告訴我,如果我不殺死囚犯,他們就會殺我。部分人被帶進來時看來曾遭毒打,也有人是在我眼前被打,他們都沒有講話,我不記得他們的臉孔,但大部分都與我年紀相若。

      我試圖不殺死他們,所以轉過頭去開槍,不過,只要我稍一猶豫,那些軍人就會把槍對我。」

      後來逃離的尼斯林聲稱她是被逼殺人的,她的醫生和部分革命軍都相信她的話,她又說曾遭高級軍事將領性侵犯,其中一人是負責保護卡達菲的精英隊指揮官。

      尼斯林去年離開學校,打算照顧患癌的母親,但她母親的朋友法蒂瑪把她招募到民眾隊(Popular Guards),法蒂瑪是民眾隊女子分隊的領導人,而年輕貌美的尼斯林,正是他們所要的對象。

      尼斯林說,約一千名來自利比亞各地的女孩在的黎波里的訓練營受訓,學習怎樣使用武器,尼斯林被訓練成狙擊手。

      二月份國內衝突爆發後,尼斯林被分配到的黎波里機場附近的七十七旅總部,就在卡達菲官邸阿齊齊亞軍營隔鄰。

      法蒂瑪是卡達菲的死忠支持者,更經常安排女兵供高級軍官泄慾,尼斯林說:「法蒂瑪在七十七旅總部有一個辦公室,旁邊有一個放了的房間,有一天,她把我叫到房間,接,七十七旅指揮官曼蘇爾進來把我強姦了。事後法蒂瑪對我說不要告訴任何人,曼蘇爾每次來總部,她都會安排女孩子給他,而法蒂瑪則獲得禮物作為回報。」

      尼斯林說,她後來又被曼蘇爾的兒子易卜拉欣和另一名軍官努里強姦,隨卡達菲政權的衰落,性虐事件不斷增加。

      負責診治尼斯林的兒童心理醫生拉比耶說:「尼斯林也是受害者,民眾隊中所有女孩子都被強姦,醫院裏就有四名這樣的女病人,全部都像尼斯林一樣被訓練為狙擊手。尼斯林的骨盆受傷,還有其他挫傷,需要長期臥和接受心理輔導。」

    原文網址:http://www.singtao.com/yesterday/int/0830bo04.html

穆阿邁爾·卡達菲

時光寫真館

分數:779

加留意

  • 1
  • 2011-08-25

    【遁地狂人揚言一係贏,一係死】
    利比亞革命軍昨日終於攻佔卡達菲官邸,斬下其雕像首級,標誌取得重大勝利。但卡達菲卻杳無蹤影,相信已循地下隧道逃走,被革命軍譏為「地底老鼠」。不過卡達菲聲稱政府軍有能力戰鬥數年,誓言「一係贏,一係死」,更恐嚇說要令首都化為火海。英美兩國均擔憂狂人動用化學武器「一鑊熟」,五角大樓正嚴密監控當地庫存的十噸芥子毒氣。

    兩軍動用榴彈炮、重型機槍等激戰五個多小時後,數百名革命軍成員終突破防守,衝入首都的黎波里的阿齊濟耶官邸。有人斬下卡達菲鍍金雕像的頭顱,又踩又踢;有人破壞一座手握美軍戰機的金色拳頭雕塑。革命軍攻入大宅,是極具象徵意義的一幕。逗留在烈士廣場(原名綠色廣場)的革命軍成員收到喜訊後,有人向天開槍慶祝,有人在車頂跳舞。

    革命軍逐個搜「鼠洞」
    革命軍發現卡達菲不如外界流傳般留在官邸內,據報官邸地下修建了如同蜘蛛網般四通八達的隧道,相信他正藏身某處地堡,有成員嘲諷:「卡達菲不是叫我們做老鼠嗎?現在他才是地底的老鼠。」革命軍發言人說:「的黎波里有太多老鼠洞,我們正逐個搜索。」革命軍相信卡達菲可能藏於首都南部的哈德赫巴區或海德拉區,宣布懸紅一百七十萬美元(約一千三百萬港元)搜捕他。

    政府軍派出坦克頑抗
    革命軍現時已把阿齊濟耶官邸用作指揮中心,安排彈藥運送等事宜。然而戰鬥仍未結束,官邸被革命軍佔領後,政府軍隨即派出坦克攻擊,並派出狙擊手埋伏在官邸附近和通往機場的道路。革命軍以官邸的厚牆作掩護,用步槍和火箭彈迎擊狙擊手。革命軍亦開始向卡達菲家鄉蘇爾特推進,但在途中城鎮遭遇激烈抵抗。一名革命軍成員稱對卡達菲部下仍在奮力戰鬥感驚訝。

    卡達菲透過電視台網站發表錄音講話,指北約六十四次轟炸後,其官邸已體無完膚,撤離是策略之舉。他自稱短暫離開過首都,無人發現之下返回,呼籲人民團結起來清掃叛軍。卡達菲其後發表第二次講話,恐嚇說不惜把首都化為火山、熔岩和火海。英國外相夏偉林警告,垂死掙扎的卡達菲部隊隨時發動化學武器攻擊;美國國防部正嚴密監控利比亞儲存的化學武器,包括十噸芥子毒氣。

    原文網址: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10825/00180_001.html

穆阿邁爾·卡達菲

時光寫真館

分數:779

加留意

  • 1
  • 2011-08-25

    【37記者逃出「 地 獄 酒 店 】
    利比亞局勢持續不穩,被困在首都的黎波里五星級里克索斯酒店的三十七名中外記者,一度遭到忠於狂人卡達菲配備AK47步槍的守阻止離開這間「地獄酒店」,人身安全受到威脅,但槍手昨日突然決定釋放所有記者。被困酒店內共五天的記者們現已轉到市內一處較安全地點的另一間酒店。記者抵後與友人同僚相擁,不少人禁不住哭了出來。

      在利比亞政府軍監視下被困在里克索斯酒店(Rixos Hotel)的三十七中外記者,當中除了四名港人記者包括中央電視台記者史可為、鳳凰衛視記者蔣曉峰、攝影師吳建明及工程鄧諒棠等,還有英國廣播公司(BBC)、英國ITN電視台、美國有新聞網絡(CNN)、美聯社等傳媒的工作人員,其他「人質」還包括一名印度國會議員和前美國國會議員方特羅伊。

      國際紅十字會昨日曾向效忠卡達菲的守談到被困記者的人身安全問題。槍手其後突然告知紅十字會人員,指政府軍準備釋放記者。被困五天的三十七名記者其後獲釋,乘坐紅十字會車輛轉到的黎波里較安全地區的Corinthia Bab Africa酒店。記者抵後與在場等候的友人及同僚相擁,不少人禁不住哭了出來。

      被困的記者較早時形容酒店恍如地獄,環境日益惡劣,除了斷水,部分建築物已斷電,他們的糧食和食水存量已不多,走廊有手持AK47步槍的政府軍,酒店頂部則有狙擊手,槍手並摧毀了方特羅伊的星電話。

      美聯社記者洛佩斯—米林斯自嘲身在「日租五百鎊(約六千四百港元) 的監獄,設有水療中心卻沒有電力和空調,有燭光卻不浪漫,高溫中充斥火藥味,伴隨汗水和少許恐懼」。

      BBC記者普賴斯在獲釋前承認陷入「絕境」:「酒店情況徹夜急劇惡化,槍手在走廊巡邏,屋頂有狙擊手。一名ITN攝影師企圖離開酒店時,守以AK47步槍指他,聲稱要保護他們的國家和城市。」有英國媒體形容酒店是「五星級監獄」。英國媒體昨日報道,如果政府軍仍不肯釋放人質,英國外交部考慮採取行動,包括出動空中特勤隊(SAS)等特種部隊進行營救。

    原文網址:http://www.singtao.com/yesterday/int/0825bo02.html

蘋果日報(Apple Daily)

Walker Shing

分數:865

加留意

  • 0
  • 2011-08-24

    【子現身說卡達菲未玩完 反抗軍攻陷狂人官邸】
    利比亞局勢發展峯迴路轉。「狂人」領袖卡達菲( Muammar Gaddafi)次子賽義夫( Saif al-Islam)昨日(周二)凌晨突然現身,粉碎反抗軍宣稱拘禁了他的說法,更聲言父親未玩完,仍身在首都的黎波里,而且很安全。誠信受損的反抗軍,在北約空襲支援下,隨即於幾小時後「大推進」,猛攻相信是卡達菲藏身的軍營官邸,初步報稱攻破軍營第一道閘門。

    倒卡達菲的反抗軍前日閃電攻陷首都,聲稱拘禁了卡達菲的長子穆罕默德( Muhammed)、次子賽義夫和三子,並控制了的黎波里 95%地區。消息甫出,的黎波里居民湧往地標綠色廣場,爆發震天的歡呼聲。

    「我來是為揭穿謊話」
    但歡呼聲未完,賽義夫卻突然於昨日凌晨現身。身穿綠色 T裇、迷彩褲的賽義夫,乘坐白色房車,抵達位於的黎波里市中心、有不少外國記者入住的里克索斯酒店( Hotel Rixos)大堂,說「我來是為揭穿謊話」。
    賽義夫隨後帶了三名記者,巡視政府軍控制的市西地區,沿路有大批卡達菲支持者爆發歡呼。車隊最後抵達與里克索斯酒店只有一街之隔、相信是卡達菲藏身地點的阿齊齊亞兵營( Bab al-Aziziya)。
    軍營外,約有 100名卡達菲支持者,等候分發武器,捍衞卡達菲政權。賽義夫滿臉笑容跟他們握手,還作了 V字勝手勢。他鼓勵支持者說:「這是給反抗軍的圈套,大家今日拿起武器,我們要去打擊那些過街老鼠!」他更聲稱卡達菲現時很安全,仍身在的黎波里。
    賽義夫突然現身,初步未知是反抗軍真的說謊了,抑或是他從軟禁中逃脫,但已令反抗軍誠信受損。除了賽義夫,他哥哥穆罕默德也在軟禁中被政府軍救走。政府軍更在在多個地區跟反抗軍激戰,政府軍的狙擊手從屋頂放冷槍,槍殺對象包括小童,街上到處可見血迹斑斑的屍體、焚燒的汽車,當中又以里克索斯酒店和阿齊齊亞兵營一帶戰況最激烈。這些都反映卡達菲仍有戰力。

    反抗軍不甘示弱,昨日有逾 4,000人從首都北面、南面和東南面入城增援,展開大推進,在北約密集的空襲支援下,向阿齊齊兵營展開攻勢,勢要將卡達菲攆下台。反抗軍和西方情報都相信,卡達菲匿藏在其兵營官邸下的隧道。
    初步消息指,反抗軍攻破了兵營的第一道閘門,兵營冒出濃濃黑煙,槍聲炮聲不絕耳。政府軍最初藏身在兵營高牆後,向街外亂發炮還擊,但眼見反抗軍大舉進入兵營,政府軍停火。反抗軍進入兵營後,更攻入了卡達菲在兵營內的官邸,之後向天開槍,為捉卡達菲指日可待慶祝。
    但卡達菲仍可能絕地反擊。政府軍前日從卡達菲家鄉蘇爾特( Sirte)向米蘇拉塔( Misrata)發射了一枚「飛毛腿」( Scud)導彈,雖被北約戰機擊落,但西方國家憂慮,他仍控制 9.5噸芥子氣,一旦趕狗入窮巷,可能迫使他來個同歸於盡,用飛毛腿導彈或大炮施放化武。
    要推翻這個獨裁狂人,利比亞人付上血肉代價。連日激戰,已造成逾 1,300人死亡、 5,000人受傷,的黎波里醫護人員根本沒有足夠人手應付。反抗軍以太危險為由,拒絕讓一艘救援船停泊首都港口,令數千名外國人滯留在所屬國家的大使館,無法離開。

    原文網址: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10824&sec_id=15335&art_id=15550535

穆阿邁爾·卡達菲

Stephen Kwok

分數:787

加留意

  • 0
  • 2011-08-24

    【卡達菲軍隊圍酒店 斷水斷糧 香港記者變肉盾】
    利比亞反抗軍攻入首都的黎波里,效忠「狂人」卡達菲的政府軍垂死掙扎,調動軍力包圍外國記者聚集的里克索斯( Rixos)酒店,圖以記者作人盾與反抗軍決一死戰。被困酒店的 36名記者猶如人質,包括五名中央電視台及鳳凰衛視記者,其中四人為港人。被困記者面臨斷水斷糧斷電還有戰火威脅,岌岌可危,昨向外求助。任職央視的港記史可為剛訂婚,只餘芝士充飢,他的未婚妻說:「家好擔心佢冇水冇糧食,隨時失去聯絡。」

    外電報道,利比亞政府軍在酒店門外看守,外圍有狙擊手進駐,記者無法自由出入;有指卡達菲官邸有一秘密隧道直通酒店,政府軍包圍酒店與反抗軍激戰,無非利用記者作人盾,掩護此秘道。酒店外不時傳出槍炮爆炸聲,有流彈射入酒店,更有政府軍逃入酒店躲避。記者紛紛穿上避彈衣及鋼盔,又自製寫有「 TV」的白旗,並收集僅餘糧水,聚集酒店地牢。

    史可為越洋求婚成功
    被困酒店的五名中國人包括鳳凰衛視記者蔣曉峰、攝影師吳建明及工程人員鄧諒棠、央視記者史可為及女記者馮韵嫻。吳、鄧、史為港人,蔣從內地受僱來港,馮是內地人。馮韵嫻報道時指出,要以床褥遮窗擋流彈,與外界聯絡中斷,已陷入斷水斷糧困境。史可為昨早發出求助訊息,由於政府軍知道北約不會轟炸酒店,就將剩餘軍力調到酒店準備和反抗軍決戰,擔心最終酒店被攻陷出事。
    史可為昨晚在央視電話直播報道,由於酒店相當接近政府軍營阿齊齊亞,遭到反抗軍攻擊,相信未來一段時間仍會是交戰的主戰場,酒店外的戰鬥聲非常激烈,不時傳出密集炮火,感覺雙方就在酒店外 100米範圍內駁火,且戰鬥聲向酒店方向接近。酒店內 30多名記者全部聚集地牢,暫未有人受傷,但政府軍拒絕讓記者離開,五名中國記者已與中國駐利比亞參贊聯絡,對方指正研究各種方法,協助記者安全離開。

    任職央視史可為年約 30歲,在香港大學畢業,曾先後任職《東方日報》、亞洲電視及深圳衛視,本月 14日在的黎波里越洋向女友張麗鸝求婚成功,準備年底結婚。張麗鸝說,昨晨 6時接獲史來電報平安,但其酒店內已斷水斷糧,只以芝士、牛奶等食物充飢,加上供電中斷,衛星電話電力用盡,「家好擔心佢冇水冇糧食,隨時失去聯絡」。
    張麗鸝表示,史今次是第二次赴利比亞採訪, 3月尾曾逗留當地兩月,上月 4日再次出發,其間都能透過衛星電話聯繫。她稱,央視原安排史上周一經突尼斯返國,但來往突尼斯的道路遭反抗軍截斷,史被困的黎波里。酒店餐廳原本一直運作,但當地 21日晚,職員為記者安排「最後晚餐」後,反抗軍就攻入的黎波里,全酒店職員鳥獸散,利比亞政府從酒店撤走人員,改由軍人駐守。

    曾接受戰地採訪訓練
    鳳凰衛視發言人昨表示,派駐當地採訪的 3人員年約 30餘歲,全部有多年新聞工作經驗,蔣曉峰 07年加入鳳凰衛視前,曾長時間擔任駐伊拉克記者;鄧諒棠新近入職,曾任職亞視和 now新聞台;吳建明則入職鳳凰衛視八年。三人本月 11日出發,原定下月 9日返港,出發前曾接受戰地採訪訓練,也配備避彈衣、鋼盔及衞星電話。
    每人各帶備的一箱即食麪,成為現時重要物資。三人已分別向家人報平安。鳳凰衛視稱已為三人購買適當保險,同時派出副台長呂寧思到當地斡旋。吳建明妻子昨透露,家人能與丈夫保持聯絡,昨多次接獲丈夫來電,得知丈夫暫未有危險,但求丈夫盡早回港團聚。
    港府發言人表示,非常關注四名香港記者安全,入境處已聯繫有關人士,得悉他們現時人身安全,又透過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及中國駐當地大使館了解情況,提供協助。

    原文網址: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10824&sec_id=4104&art_id=15551245

穆阿邁爾·卡達菲

單翟宅

分數:976

加留意

  • 0
  • 2011-08-23

    【卡達菲失蹤三子被擒】
    經過六個月戰鬥後,利比亞局勢急轉,數以千計的革命軍周一凌晨閃電攻入首都的黎波里市中心,卡達菲的三個兒子,包括被視為其接班人的賽義夫,束手就擒,但卡達菲不知所終,革命軍正搜查他的下落。

      雖然革命軍仍未正式宣布勝利,但各種象顯示,卡達菲對利比亞持續了四十二年的統治,已經崩潰。

      當革命軍攻入首都市中心時,幾乎沒有遇到任何反抗,政府軍兵敗如山倒,大批群眾湧到街上歡迎革命軍入城。革命軍進駐市中心綠色廣場,並即時宣布把廣場改名為烈士廣場。有些市民情緒激動,跪下來親吻土地,形容這是利比亞「受祝福的一天」。

      在當地時間周一凌晨時分,革命軍已經控制了的黎波里大部分地區。有青年放火焚燒代表卡達菲政府綠色旗幟,揚起代表革命軍的旗幟。

      革命軍聲稱,一批效忠卡達菲的死硬派軍人現時仍然死守的黎波里市內一個區域。革命軍小心翼翼,提防中伏及被政府軍狙擊。

      較早時,卡達菲仍然擺出一副寧死不屈的態度,透過官方電視台發表錄音講話,呼籲民眾繼續奮戰。他說:「我擔心如果我們不行動,他們會把整個的黎波里燒掉。這個城市將來不會再有水、電、食物或自由。」

      反對派陣營成立的國家過渡委員會一名成員證實,過去數個月以卡達菲代言人姿態出現、恍如卡達菲接班人的兒子賽義夫,已經被革命軍拘捕,現時被扣押在一處安全地點,受到嚴密看管。國際刑事法庭(ICC)也證實賽義夫已被生擒。卡達菲和賽義夫兩父子均被國際刑事法庭控以違反人道罪名。過度委員會將投票決定是否把賽義夫送至國際法庭受審。

      除了賽義夫落網外,卡達菲的長子穆罕默德也已被反對派軟禁在其居所中,但拒絕投降。革命軍其後聲稱卡達菲的第三子薩阿迪也被捕。革命軍發言人說,如果卡達菲決定離開利比亞,革命軍會「歡迎並接受」。

      利比亞政府發言人昨日稍後舉行記者會,指革命軍進攻的黎波里,在短短二十四小時內總共導致一千三百人死亡。

    原文網址:http://www.singtao.com/yesterday/int/0823bo01.html

穆阿邁爾·卡達菲

時光寫真館

分數:779

加留意

  • 0
  • 2011-08-22

    【彎刀燒烤叉擊退政府軍】
    卡達菲前日揮軍直撲東部反對派陣營、戰略石油重鎮卜雷加(Brega),一度佔領市內重要設施。裝備不足的革命軍頑強反擊,有人更拿着彎刀和燒烤叉對抗卡達菲的戰機和導彈,終於把敵人趕跑。

    力抗戰機導彈 保東部石油重鎮
    數百名配備機關槍的政府軍和僱傭兵,於破曉時分乘五十輛貨車和越野車衝入卜雷加,擊退當時人數尚少的革命軍,迅速佔據港口、石油設施和機場跑道,期間政府軍出動戰機並發射兩枚導彈。革命軍奮起反擊,有記者目擊兩名男子分別手拿燒烤叉和彎刀上戰場。一百四十公里外的班加西亦派出援兵分乘四十輛車趕至,當天下午成功把敵方逼退到七公里外一座大學校園。

    成功守住卜雷加後,革命軍士兵紛紛向天開槍慶祝。一名中年男子大喊:「那些狗夾着尾巴逃了!」反對派指前日共十二人喪生,九人屬革命軍。一名英國記者表示,他當時在附近沙漠地帶趕路時,突然飛來一架俄製米格戰機低飛轟炸,令他差點喪命。當局昨日又對當地發動新一輪空襲,暫未有傷亡報告。

    在首都的黎波里,當局逐家逐戶清算示威者。一名居民說:「武裝軍人駕駛十七輛汽車駛來,衝入我兄弟的房屋,搶走現金和嫂子的首飾。她懷孕六個月,被弄至流血需入院。」

    原文網址: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10304/00180_002.html

 數據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