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知朋友在想甚麼?加入Go123Go吧!

  • 色,戒@張愛玲

《色,戒》講述一群愛國的話劇團青年,為了暗殺汪精衛手下的特務頭目易先生,派劇團臺柱王佳芝假扮香港貴婦,借機色誘易先生。 未經男女之事的佳芝,為了達成任務,不惜犧牲自己與團員梁閏生發生關系。可是,當佳芝憑著美色與演技,成功地吸引易先生註意時,易先生卻突然接獲任命,撤離了香港。暗殺失敗,佳芝與劇團眾人也漸行漸遠。 兩年後,香港淪陷,佳芝轉往上海,劇團重新找了上她,再次繼續先前未竟的計劃……

  • 最新|
  • 熱門
WinnieSit

分數:335

加留意

  • 0
  • 2012-02-23

    覺得修行唔夠,我系睇完電影嘅前提下先在睇書咖,睇書對我嚟講會好難擺脫睇過電影嘅痕跡,系咁樣嘅情況下我好快速又好迷茫就讀完成本書。喺電影中設想嘅部份喺書度都冇出現過。張愛玲嘅寫作手法令我一直念起上海時代嘅傷害女人,好直觀。喺買鑽石嗰部份可以體會到小小緊張感,但系就喺覺得太短了!有D意猶未盡。

錢多多

分數:283

加留意

  • 0
  • 2012-02-23

      《色戒》同張愛玲其他小說好唔相同。最大嗰特點喺佢想講嘅野比佢想寫嘅野多。整篇感覺就系欲言又止,帶備人嘅感覺唔似《霸王別姬》嗰種片段嘅短,而喺一個長嘅故事又有意掏空內容。又唔系精簡嘅故事,而喺將想表達嘅野刪除,唔想令人容易明白。

sunnrise

分數:452

加留意

  • 14
  • 2011-11-04

    曾在報刊看過有人曾評論說王佳芝的悲哀,是一種個體的悲哀。在廣闊的歷史背景下,我們更傾向於把這種悲哀歸入時代,因而個體的悲哀就變得無關輕重。然而這種悲哀,作為一種個體性的存在,在宏大的背景下,並非就不再是悲哀,而是時代悲哀掩埋之下的個人的悲哀。
    張愛玲筆下這個女子的悲哀,時代也存在了一定的因素。

serinana

分數:688

加留意

  • 0
  • 2011-11-04

    仲記得有人問我睇咗電影版嘅色,戒有咩感想。
    仲系覺得小說really good 。張愛玲呢個作家真系好犀利。電影嘅導演李安用咗大膽嘅手法,吸引到觀眾。
    偉仔都有咁大ge突破,女主角亦都好掂.但小說俾咗我地好多想法,好多喺電影睇唔出嚟嫁.

向日葵

分數:514

加留意

  • 0
  • 2011-11-04

    張愛玲她的筆就像一把鋒利的刀子,把人物的心思描述得如此細膩。
    筆下的王佳芝,一個為愛犧牲的女子,為愛失去了自我。或許在那個年代這是擺脫不了的宿命。愛,有時真的會讓人失去自我,奮不顧身。不愛的時候卻又是另一種感覺了。

悲凝花

分數:382

加留意

  • 0
  • 2011-11-04

    張愛玲的小說是一個時代的標誌
    在那個動盪不安的年代裏
    在華麗腐朽交錯的社會裏
    鋒利的筆尖詮釋得淋漓精緻

    悲劇源自一個為愛犧牲的女子
    愛情與金錢權勢的強烈戰爭
    王佳芝的死亡,赤裸的悲劇
    至死不悟的悲劇

Amy Cheung M K

分數:323

加留意

  • 14
  • 2011-07-28

    張愛玲的這本書我反復的看了許多遍,每閱讀一次則增加了我對這個女人的贊嘆。她真是一個參悟了人生與人性的女人,她從不做夢。
    其實《色,戒》只是其中薄薄的二十三頁,占了書本厚度的不到零點七七成。張愛玲解釋,“這個故事曾經讓我震動,因而甘心一遍遍修改多年,在改寫的過程中,絲毫也沒有意識到30年過去了,愛就是不問值不值得。所以‘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我最為感興趣的是收錄於該書中的第一篇,原載於一九四四年三月上海《天地》第六期上《談女人》。覺得很有意思。
    這篇文字從張愛玲讀一本專門罵女人的英文小冊子叫《貓》說起,作者不詳,張愛玲的這篇文章幾乎用了三分之一的篇幅引用了其中的文字。說實話,實在許多觀點我也較為贊同,比如:
    ——女人物質方面的構造實在太合理化了,精神方面未免稍差,那也是意想中的事,不能苛求。
    ——一個男子真正動了感情的時候,他的愛較女人的愛偉大得多。可是從另一方面看,女人恨起一個人來,倒比男人持久很多。
    ——算到頭來,每一個男子的錢總是花在某一個女人身上。
    ——對於大多數的女人,“愛”的意思就是“被愛”。
    像張愛玲這樣根本在男女論爭上只談本性而不怪責對方的人,其實也明知男女之間的愛情,不過是出於本性各愛各的愛情。
    女人的愛情其實是為找支點,因為女人有天生的精神根基,這個支點是用來支持她精神的;而男人卻是想要實際的,我相信隨著電影的放映,梁朝偉一句“人來了就好!”,應該會成為很多男人的口頭禪,因為男人總是超人般在行空,行空不需要支點,但要不斷以得到而自我陶醉,所以小說裏易先生哪怕命令處死王佳芝,設想她臨終一定恨他,也仍在自我陶醉,認為自己如果不是這樣“無毒不丈夫”的男子漢,她也不會愛她,覺得那樣才是最終極的占有,“她這才是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對於男人這樣的想法,張愛玲顯然是不怪責但也不恭維,要不,她也不會在小說裏連帶辜鴻銘所謂一個茶壺可以擁有多過一只杯。
    因此,一個男人可以擁有多過一個女人這樣的男人主義理論也搬出來調侃。其實女人也有這樣的理論過,陸小曼就曾警告徐誌摩不要想一只茶壺幾只茶杯,“你是牙刷,牙刷就只許一個人用。”只是到了現在,似乎已經沒有女人出差還帶自己家裏那支牙刷了。
    男與女,各有各天性,註定一個愛情存在各自表述,許多愛情往往就因此都是一個人的事。

看過本頁的人還看過
 數據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