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知朋友在想甚麼?加入Go123Go吧!

  • 卡門·戴爾·奧利菲斯 (Carmen dell' Orefice)

  • 最新|
  • 熱門
Alice Poon

分數:531

加留意

  • 0
  • 2011-09-15

    如年已八旬的卡門已目送不少親人、朋友離去。但死亡對於她而言,與其說是悲痛,不如說是見證了生命的最終圓滿,因為她堅信人生在世活得精彩最重要。作為一個堅定的器官捐贈者,她早為自己作好了打算,“皮膚也好,眼球也好,有用就拿去,沒用就扔掉。”(資料源於網絡)

Alice Poon

分數:531

加留意

  • 0
  • 2011-09-15

    儘管卡門的一生用“磨難重重”來形容毫不為過,但她依然保持著一成不變的美麗與優雅。當然,再完美的女人也無法對抗自然法則。卡門為曬傷的皮膚做過磨皮手術,還要定期注射矽酮撫平皺紋。至於平時的保養,卡門的秘訣竟是一種由獸醫開發的普通藥膏。向別人介紹這藥膏時,她得意地笑著說:“(藥膏)效果很不錯,而且價格僅僅是伊莉莎白•雅頓的N分之一。”除此之外,卡門還非常注重運動。“我如今早起已經不喝咖啡了,而是改做運動。還有就是保持充足睡眠,少喝酒,不抽煙。”(資料源於網絡)

Alice Poon

分數:531

加留意

  • 0
  • 2011-09-15

    20世紀八九十年代,卡門投資股票遭受重創,損失了幾乎全部積蓄。為了維持生計,她甚至不得不委託蘇富比拍賣自己在上世紀40年代到80年代期間拍攝的著名照片。

    而2008年,已經77歲的她竟捲入了舉世矚目的麥道夫金融騙局,十幾年前,經人介紹,她成了麥道夫好友諾曼•列維的女友,幾人常聚在一起旅行開派對。因為充分信任麥道夫,卡門將自己為數不多的積蓄和男友贊助的資金投入了麥道夫的基金。2005年,93歲的諾曼•列維去世後,留下了超過2.44億美元遺產。麥道夫作為遺產執行人,竟把這些錢投入自己的基金,以矇騙更多人來投資。卡門對此毫不知情,直至2008年12月,一位被麥道夫騙得分文不剩的朋友在電話裏向卡門說明了一切。卡門在接受《名利場》的採訪時說:“我又變得一無所有了。”(資料源於網絡)

Alice Poon

分數:531

加留意

  • 0
  • 2011-09-15

    16歲時,卡門遇見了自己的第一任丈夫。這個吝嗇鬼從卡門那騙了幾匹賽馬,還代卡門領取走秀拍照的酬勞,只留給她很少的一丁點零用錢。為這個男人墮過幾次胎之後,卡門在21歲那年與之結婚,並生下了女兒蘿拉。僅僅3年後,兩人分道揚鑣。隨後,她又與一位攝影師談起了戀愛,並決定為愛隱退,離開模特界。豈料該攝影師聞訊立刻向卡門說了再見。1978年,經歷了兩次失敗的婚姻和諸多羅曼史後,卡門決定重返模特界。當時,模特這個職業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模特不再只是個衣服架子,而成了全方位明星。卡門很自如地適應了這種變化,她不僅出現在各種名牌的宣傳冊裏,還寫過一本暢銷書,出演過伍迪•艾倫的《玉蠍子的魔咒》以及和馬丁•斯科西斯的《純真年代》。

    除了愛情戰績慘烈,卡門同自己的女兒關係也很疏遠。蘿拉如今已年過半百,是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一個心理醫生。有一位女神般美麗的母親,對任何一個容貌普通的女兒來說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蘿拉說:“媽媽總對我說我有自己的美麗之處,我怎能相信呢?為什麼我沒有她那樣修長的雙腿和優雅的身姿?”也許正是因為這樣,母女倆很生疏,聯繫也很少,這對一個母親來說不可謂不心痛。(資料源於網絡)

Alice Poon

分數:531

加留意

  • 0
  • 2011-09-15

    儘管成了專業模特,但卡門和媽媽的日子仍然過得很艱辛。由於貧困,卡門家沒有電話,《Vogue》就派郵差通知她來拍照。為了省下路費,趕工的她並不乘坐公車,而是穿著輪滑去趕著給大牌拍廣告——就像個送外賣的小夥子。為了補貼家用,她和媽媽還做起了裁縫,客人中不乏當時紐約的社交名媛。由於卡門嚴重營養不良,攝影師為她拍照時總要用別針把衣服後邊別起來,或者往衣服裏塞些東西好撐起來。

    隨後,卡門的舞臺向歐洲伸展。在那裏,除了為名牌走秀拍廣告,她還給繪畫大師薩爾多瓦•達利做起了時薪12美元的人體模特。未滿18歲的她,逐漸改變了全家的生活。

    儘管每天在T臺上光彩奪目,在鏡頭前華服加身,年輕的卡門在生活中卻依然保持節儉。她去巴黎走秀,也會帶著自己的縫紉機,並自己縫製應對各種場合的服裝,她甚至還把從慈善商店買回的幾塊廉價毯子拼成一件大衣。至今,寒門出身的卡門,依然會戴價值28美元的廉價飾品。(資料源於網絡)

Alice Poon

分數:531

加留意

  • 0
  • 2011-09-15

    身上流著義大利和匈牙利兩國血統的卡門,童年非常不幸。卡門的父親是個小提琴手,母親是個舞蹈演員,兩人分分合合,令卡門不得不常年在養父母家和親戚家寄人籬下。最終,父親為了所謂的藝術夢想,拋棄妻子,遠走他鄉。卡門則與母親一起生活,並於1942年搬到紐約居住。母女倆人的日子過得極為拮据,常常窮得連房租都交不起。

    母親對卡門非常嚴苛,對她極高的期望。最初,母親曾希望在卡門身上延續自己的夢想,於是讓她練芭蕾,無奈卡門因傷病無法在舞蹈方面取得更大成就。舞蹈夢想破滅後,卡門又被迫改練游泳,怎料她又因滑雪受傷不得不放棄。

    儘管沒能成為舞蹈家,也沒走上專業游泳運動員的路,這個在母親看來有著“兩扇門一樣大的耳朵和一雙棺材大腳”的女孩,竟在13歲的一天,在搭乘公車回家的路上,被時尚雜誌《Bazzar》的一位攝影師相中,並拍了一組照片。可雜誌給卡門的媽媽回了封信,說:“您的女兒是一位有禮貌的淑女,遺憾的是她不太上相。”

    但卡門的教父沒理這一套,找到了在另一本時尚雜誌《Vogue》工作的朋友。兩周後,卡門得以見到了《Vogue》的傳奇編輯戴安娜•維裏蘭,成為雜誌的簽約模特,並第一次出現在這本雜誌上,那時她才14歲。卡門就此開始了自己的模特生涯。1946年,15歲的她登上了《Vogue》封面,成為當時最年輕的《Vogue》封面女郎。(資源源於網絡)

Alice Poon

分數:531

加留意

  • 1
  • 2011-09-15

    在許多人的心目中,T台上的模特都應該是美麗而年輕的,而今年已經80歲的卡門卻是一個例外,如今她已有60年的T台經驗,成為名模屆的傳說。

    杜拉斯曾說過:“你年輕的時候很美麗……不過跟那時相比,我更喜歡現在你經歷了滄桑的容顏。”而這句話用來卡門•戴爾•奧利菲斯也是合適的。她高挑的身材、瘦削的顴骨、銀髮和藍眼珠都是她不變的顯著標誌。

    已經80歲高齡的卡門同樣也是一個堅定的器官捐贈者,每次看到她我總會不自覺的想起奧黛麗赫本,同樣都是美人,歲月的滄桑似乎不曾留下痕跡,或者是那份氣質和美好的心靈已經足以讓人去忽略她們已經老去的容顏。

看過本頁的人還看過
 數據加載中...